明清时期的白水河

污水横流、垃圾成堆、杂草丛生、蚊蝇孳生的东西两河,被称为晋城的“龙须沟”。而历史上的两河是什么样子呢?

晋城在明代为泽州治所,清雍正六年(1728年)后为泽州府治和凤台县治。东西两河实际都是白水河的支流,可统称白水河。从清乾隆《凤台县志·图考》中的“凤台县水图”可以看出,白水河支流众多,有碧落溪、掩村水、五门水、核桃窊水、辘轳井水、峪口水、西峪水、流碑泉、火窑河水、龙洞水、冶家河、西沙河、东沙河、花园水等,合流后南流,注入丹河。新编《泽州百科》称白水河“发源于晋城市城区北的白马寺山,向南流经陈沟、西上庄、城区西街、南街、钟家庄及泽州县南河西6个乡镇注入丹河,全长61公里,河床宽约50米。流域面积411.7平方公里。南河西乡南掌村以南1300米以下为常流河。”现在治理的9.05千米只是环绕市区的很短的一段了。

《凤台县志·山川》称白水源出伊侯山下,“细流一线,昼夜不舍”,然后描述了其沿途接纳支流,不断壮大,最后注入丹河的历程。其中提到道头村、沁阳桥(今称景德桥)、黑龙潭、书院村、掩村、山口、吕匠、岗头村、锦溪、老龙湾、钟家庄、花园头、谢匠村、上辇、下辇、文笔峰塔、回军、山门、寺底村等市区周围的村庄和古迹名称。从文中可多处见到“泉出石罅间,清冷渊深,土人引流种树,翼以亭榭回廊,曲水流觞,为春夏胜游之地,”“五龙祠有古龙潭,石碑篆龙泉,字甚奇古,潭深数丈,水不外溢”,“南折而东流入晋南第一桥下,桥建留胜院,危阁临水,朱栏掩映,”“又南经钟家庄东,大石离立水滨,立秋之日,土人于此玩秋波……石壁题曰‘曲水环清’”,“东流洞灵泉水,南来注之,泉出岩洞中,泓然不竭,山僧引以泛觞,一曰流杯泉,讹杯为碑,谬矣”等记载,可见当时的凤台县城周水流潺潺,绿树依依,胜景处处的景象。

上述文中提到的景观,有些早在明代就已存在,明成化《山西通志》所列“泽州八景”中就有“锦溪落花”、“白水秋波”、“龙潭看雨”、“洞灵流杯”四处和白水河有关,且分布在州城(今市区)附近。明代于谦(1398-1457)在任山西、河南巡抚19年间,往来于太原、开封间,途经泽(晋城)潞(长治),写下不少诗篇,其中《到泽州》诗有句云:“信马天将暮,离山路转平,川萦太行驿,树绕泽州城”。《夏日过太行》诗有句云:“信马行行过太行,一川野色共苍茫。云蒸雨气千峰暗,树带溪声五月凉。”“川萦”、“树绕”、“雨气”、“溪声”、“五月凉”,正是当时对泽州城周围环境的真实描述。太行驿在泽州城内。

据清雍正《泽州府志·山川》载:“沙河,一在城东关,发源司马山;一在城西关,发源伊侯山,至城东南会白水,双流抱城,近地里许。”“锦溪,县西七里。夹岸溪流屈曲,春夏之交,花药掩映。上有落花寺。”“洞灵泉,县西南五里,……一名流杯泉。”“五龙潭,城南三里。……有古龙潭,水极清冽。中沉铁牌,勒记年月,多唐宋时年号……潭上碑曰‘龙泉’,八分书,甚古。外有水曰柳溪,亦资灌溉。”从以上引文可知,泽州八景中的四景即在今市区附近。那些歌颂“八景”的附庸风雅的诗,多无实际内容,无须赘引。倒是清代大臣陈廷敬的一首题为《小山》诗云:

城西前日吾来处,野径清流竹树斜。
日暮出城拼一过,不因水石为思家。

“野径清流竹树斜”是陈廷敬在城西“清流”边看到的景象。确是一派美好生态环境。

清人朱三才《书院村传为程子乡校旧迹》诗中也有“出门寻山水,放辔一驰马。爱此书院村,伫策观其下。……白水相萦回,万斛明珠泻”之句,可见当时白水萦绕,清洁明净,水量充足之状况。

现在,我市治理两河工程拉开大幕,愿我们的“龙须沟”重新出现古人诗文中的动人景象,把胜过古代的新景观镌刻在这块土地上。

(作者:张启才 原太行日报社副刊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