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翰林居——晋城大十字旗杆院旧事考

进入改革之年的晋城市城区大十字至北街地段,已是繁华热闹的商贸区了。在这一繁华地段,由大十字入北街口行约20米左右,路西有一残缺的旧墙口子(从残墙的断面看,外面是砖,内中是土坯,当地人称之为里生外熟),百余年来多次的街房改建已使它昔日的面目全非,其古旧的样子似乎与周边的建筑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但是,熟悉它的老晋城人却有许多仍然知道,这就是二百多年来有名的旗杆院的大门楼的入口。

旗杆院不是一个院子,而是一个建筑于清代雍正、乾隆年间的官宦住宅群。笔者1953年上小学后,常出入于旗杆院去找自己的小同学、小伙伴,从1959年考入初中直至文革武斗开始之后,又搬入该院住了10年以上,因此可以说对其并不陌生。听当时健在的老人们讲述,旗杆院原来是一进十八个院子,多是二层瓦房的四合院。院落之外,还有多处月亮门、过道、杂屋(不成院落,估计当年是供杂役人用的)、碾磨、水井等。它南起现在的陈金桂院(均包括在原旗杆院内,下同),北至今北街中段;西起今陈世弘院,入口处是旧日的门楼。门楼之东,今城区教委之南一带,原是旗杆院的家庙和分支的院落。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建筑面积足有一万平方米以上,这在旧社会的晋城县,不可谓不大。

旗杆院昔日的主人姓秦,旗杆便是秦氏家族成员功名和社会地位的标志。按照清代礼制的规定,读书人考上举人以上功名之后,政府即拨旗匾银给乡、会试得中者大门外竖旗杆,大门首挂牌匾。旗杆有二,高约三丈,左右各一,插在约一米见方、有一定规格的石座上。秦氏旗杆,据了解在解放初期已被拆除,笔者仅见过其匾,只是那时年少,对其熟视无睹。文革前,入口处门楼尚基本完好。门楼之北,一道临街的高墙把南北两个大门过道围得严严实实。进得门来,迎面墙上钉着一宽4.5尺、长一丈的红底金字牌匾,上面赫然四个三尺见方的阳文正楷大字:三世翰林。左上角有钦赐二字,右下款是三位翰林的名讳和官职,每字也有三寸见方。紧靠大门楼的南墙上,还有一块巨匾。匾宽3.5尺,长9尺,上书太史第三个正楷大字,每字二尺半大,亦烫金红漆地,铁划银钩,龙飞凤舞,肯定是出自大家之手。此外,门左右还有一对制作精细的青石座狮子,气势威猛,形态逼真。

秦氏的三世翰林是秦世勋、秦峤、秦百里。考《凤台县志·选举·徵辟进士》(19839月版,湖北印刷厂印,山西省晋城县人民政府翻印,下同),栏内明载:秦百里,乾隆辛未科,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有传。同书《孝廉》目载:秦百里,乾隆庚午科,见进士秦学溥,乾隆壬申科,现任江苏松常镇太粮储道。《凤台县续志》第二册选举”68补选举之已列名表而未详职官者,记载他任过江苏按察使。《凤台县志·选举·孝廉》载:秦鼎,乾隆庚寅科,安徽宣城县知县。又《凤台县志·封荫》载:秦奇遇,学溥曾祖,貤赠朝议大夫,直隶顺德府知府;秦世勋,学溥祖,赠奉直大夫,提督河南学政,翰林院编修,晋赠朝议大夫,直隶正定府知府;秦峤,学溥父,户部员外郎,封奉直大夫,提督河南学政,翰林院编修,晋封朝议大夫,直隶正定府知府。另《凤台县志·塚墓》载:户部员外郎秦峤墓在城西吕匠村,窦光鼎志其墓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秦百里墓在城东北屋厦村。《凤台县续志·塚墓》载:江苏按察司秦学溥墓在城西吕匠村。上述诸秦中,秦峤与秦百里有传。《凤台县志·秦峤传》中说他由二子贵,封赠皆如其官。而二子以长幼分,则是秦学溥和秦百里。从《秦百里传》末能查出:嗣子鼎,庚寅举人,安徽试用知县。于是,秦氏家庭中几代人的先后次序便很清楚了:秦奇遇是第一代;秦世勋是第二代;秦峤是第三代;秦学溥、秦百里兄弟是第四代;秦鼎是第五代。至于封诰和功名,秦奇遇、秦世勋二人的功名纯是因后人秦学溥、秦百里的关系加封的。秦峤,《凤台县志·选举·仕进》中记载他是户部员外郎,其余的那些也是父因子贵而赠封的。秦学溥是清乾隆壬申科(1752年)举人。历任直隶州县官,云南开化府知府、顺德府知府,江苏粮储巡道、江苏按察司。秦百里,乾隆庚午(1750年)科举人,第二年(1751年,辛未年,乾隆十六年)进士,任过庶吉士、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使。其子秦鼎曾任安徽宣城县知县。一家三代人被封为翰林,有一人中过进士,三人中过举人,四人当过前文述及的各种官职,这在封建社会中的凤台县,也算是不寻常的了。

秦家鼎盛的奠基人应当说是秦峤。《凤台县志·人物》有关他的传略中赞扬他明敏有干略,少年时代即以秀才身份持杖入游于京都的公卿间,受到众人的钦重。清雍正七年(1729年),经营公田。高安地方的朱文良委托他搞采办营田的事。四年之后,做了户部某司全部工作的总负责人。当时天津租种公田的佃户们拖欠公债银子达万两之多,秦峤极力向主管的负责官员陈述利害,统统予以豁免,减少了广大贫苦佃农们的负担。后又组织捐资修筑张毗口的堤坝,防止水害。常熟人、文华殿大学士蒋廷锡称赞他精干,推荐他当了户部员外郎。秦峤在户部经营筹划,部中的公务,上级多依靠托负他去办。后来因事丢了官,又效力于霸州营田事,还是一如既往地全身心投入公务的筹谋料理,成了中丞陈时夏倚重的左膀右臂。孙嘉淦大学士督军京畿,与陈中丞二人先后上表,奏请朝廷留秦峤作治河工程总指挥,吏部议而未决,遂以双亲年老请求归里敬养父母。

返乡后,秦峤孝亲敬友,注重名节与社会道德。他修葺祠堂庙宇,维修平整道路,以善行义举著称乡里。他有两个儿子。长子秦学溥,次子秦百里,均成才。自己也由二子显贵而得到了与他们所居官职一样的封赠,成为三世翰林中的第二世翰林。

秦峤长子秦学溥,历任直隶州县官,有政声。居父丧后起用,授以云南开化府知府。皇上召见时询知其尚有老母在堂,特加恩改授为顺德府知府,后任江苏粮储巡道、江苏按察使,以廉洁干练著称于当时。

秦门中功名事业成就最高的要算秦峤的次子秦百里。他是乾隆庚午、辛未年联捷的进士。所谓联捷,就是头年中举,次年考取进士。官授庶吉士。在庶常馆学习三年期满后录用为翰林院编修,这是三世翰林中的第三代翰林,名符其实的翰林。1759年(己卯年)到贵州任学官,选拔人才。1760年(庚辰年)正值会试考进士,秦百里担任协同主考官和总裁阅卷的同考官,所选拔的都是当时的才学之士,遂奉命当了河南省的学政使,负责按期主持本省所属府、厅的科举考试工作。因家乡山西泽州与河南的怀、卫两府接壤,民多姻亲联系,他概予避嫌,不参于这一带的乡试录取工作。在任期间,矢志秉公办事,修身慎独,谢绝私情请托。考生试卷必定亲自审阅,所录取的进士、举人均合于社会的公议。有一次他到许州(今许昌市)主持考试公务结束,归途经尉氏县时,正值黄河暴涨,漂没村舍,灾民多栖身树梢,有些男女相杂,偎宿在土岗之上,号呼涕泣,饮食断绝,苟延性命于旦夕之间。秦百里见状慨然说:读书人与老百姓是一个整体,我作为主管学政的臣子,为国家取士,就应当为国家爱民,怎么能 因事情不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就听任这些老百姓被淹死而不管呢!遂率领尉氏县的一应官吏购置船只,趁着月色在洪水中抢救群众。进城后又拿出自己的俸银作为救灾资金,使灾民获救者数以千计。有人将此事上奏朝廷,朝廷派官降旨嘉勉。尉氏县的老百姓怀恩戴德,捐资立碑,勒石以志不忘。1762年(壬午年)10月,秦百里回京复命,乾隆皇帝问他河南省的民间风俗,及主要官员的品行才能,他的奏对使皇上感到十分满意。曾勉励他说:用心做官,自有大用。不久授予他颍州知府,面请圣谕,御赐紫貂皮等物。秦百里平素就体弱多病,星夜奔驰赴任,因劳累过度竟死于道中。

《秦百里传》说他一生谨慎,循规矩,体质不好,简直弱不胜衣。好读书,讲实效,不拘章句。学问很好,得到文正公刘统勋、文定公孙嘉淦及名士窦光鼐所推崇。去世之日,时人都感到很惋惜。著有《和声集》诗文十余卷行世。

秦百里的儿子秦鼎,前文曾提及当过安徽宣城县知县,因查史书无更多记载,在此就不多加妄议了。

秦氏一门,因是靠读书而入仕,故多能文,秦峤、秦学溥、秦百里父子兄弟均有诗词传世。

据旗杆院老知识分子毛梧赓老先生(196779岁,比笔者长59岁)说,听其祖辈谈,他们少时,旗杆院还基本完好,曾亲见过各院房屋华梁题记及秦氏家谱。秦鼎同时,秦氏族中还出过秦朴,是清乾隆辛卯科(1771年)举人,任过湖北汉川县知县;秦标,乾隆庚辰科(1760年)举人,顺天府中式;秦梅,嘉庆十八年(1813年)副贡,历任陕西泾阳、长安知县、同州府潼关、抚民同知;秦杞,因儿子秦恒龄赠封儒林郎、直隶阜城县知县;秦椿,湖北武昌县县丞。这都是字辈的一代秦氏族人。秦恒龄,嘉庆辛未科(1811年)进士,任过直隶阜城、吴桥知县;秦颐龄,廪贡出身,任过江苏沐阳县县丞;秦鹤龄,任过直隶平山巡检;秦达龄,江西上元典史;秦华龄,河南试用。以上都是字辈的秦家人。综上统计,秦氏共出过两个进士,四个举人。其中四人受过封荫。出过知府以上官员二人、知县以上六人、县以下入流官吏多人。可谓一时人才辈出,为当时凤台县一名门望族。

古人云:盈虚之理,盛极必衰;乾坤之义,否极泰来。又云: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晋城大十字旗杆院秦家的兴盛维持了近百年,到秦恒龄之后,便逐渐衰落寂灭。又百年后,原属秦氏的宅院,已大部易主,卖给了外姓人家。到解放时,秦氏后人已完全溶入了老百姓的滚滚人流,土改时均变成了贫下中农。笔者少时,曾见过一位秦四爷。四爷鳏居无妻,人生得瘦小精干,以担水卖钱糊口。我们年幼,尊称其为四爷,年老的人则直呼其为秦四,人们都说是三世翰林的嫡系子孙。

与此同时,旗杆院老宅也随着鸦片战争以后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激烈动荡而变迁。随着秦氏家道的中落,大部分房子渐渐的为外姓人所有,使旗杆院由一个过去女人们不出大门也能长期生活的封闭式的旧官宦宅院变成了杂姓共处、对外界相对开放的平民住宅区。院落房舍本身随着年移代革,也在迁修改建,不断变化。20世纪初,外国基督教传入晋城。1920年前后,旗杆院门楼东边,现北街马路东侧原属秦氏的许多房屋,被教会买去开办为博爱医院。1937年日军侵占了晋城,博爱医院被迫停业。解放后,这一带又成了晋城县红专校校址。今北边一部分属城区教委,南边一部分为城区中医院眼镜商行。几乎和博爱医院同时,濩泽中学筹建,校址占去了原属秦氏旧宅北边的大片院落。濩泽中学解放后改为县党校,其址在今府衙街北头往东,至今北街中段一带。笔者幼时,挨着党校的东墙有一个很大的煤场,煤场的西北处有一个绿琉璃瓦的八角亭,据说那就是原旗杆院的最北边的一部分,位置大约在今铁路家属院的中点。党校南边是一条东西方向的横街,连通府衙街和北街(旧北街极短,其尽处在今北街三分之一处)。路南偏东处是一大片碎砖烂瓦,这是日本侵华战争中飞机扔炸弹的杰作,倒塌部分也都是原旗杆院的房屋。于是,原来一进十八院的旗杆院如今剩下了不足六院房子。从其残墙断壁看,墙壁大部分是前文所述的里生外熟结构,还有一些则纯系土坯砌成。这或许能说明院主人在当时创建时精于筹划,构屋从简,仅求实用,不尚奢侈。正如《凤台县志》有关秦氏族人的记载那样,秦家人居官较廉。

1966年,文革运动之初,红卫兵们大破四旧,在旗杆院大门首悬挂了二百多年的三世翰林太史第等一应牌匾被砌底清除。因其木质、彩绘、雕镂工艺尚有令人喜爱之处,秦氏后裔秦银祥把祖宗昔日感到荣耀的三世翰林匾偷偷地拿回家里做了床板。太史第一木则作为封建官僚的遗物,锯开做了粪坑的盖子。

如今,秦氏族人当时的所有活动,除了在旧县志上留下的那几段文字外,其余的都被岁月剥蚀得干干净净。冯玉祥先生说得好:荣华富贵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佳言懿行可以行世。这句话,完全适用于已过去了的旗杆院主人,或许也同样适用于现在和未来所有的人们。

(作者:李方华

晋城大十字旗杆院秦氏世系表

代系

 

 

  

及备注

秦奇遇

 

 

貤赠朝议大夫,直隶顺德府知府。秦学溥曾祖。

秦世勋

 

 

赠奉直大夫,提督河南学政,翰林院编修。晋赠朝议大夫,直隶正定府知府。秦学溥祖父。

 

秀才

户部员外郎。

封奉直大夫,提督河南学政,翰林院编修。晋封朝议大夫,直隶正定府知府。秦学溥之父。

秦学溥

乾隆壬申科(1752年)举人

江苏按察司。

 

秦百里

乾隆辛未科(1751年)进士

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司。

秦学溥之弟。

 

乾隆庚辰科(1760年)举人

顺天中式。

 

  椿

 

湖北武昌县县丞。

 

 

乾隆庚寅科(1770年)举人

安徽宣城县知县。

秦百里之子。

 

乾隆辛卯科(1771年)举人

湖北汉川县知县。

 

 

嘉庆十八年(1813年)副贡

同州府潼关抚民同知。

 

 

 

 

赠儒林郎,直隶抚城县知县,桓龄父。

秦桓龄

嘉庆辛未科(1811年)进士

直隶阜城、吴桥知县。

 

秦颐龄

廪贡

江苏沐阳县县丞。

 

秦鹤龄

 

直隶平山巡检。

 

秦达龄

 

江西上元典史。

 

秦华龄

 

河南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