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州古城遗迹的危机

中新山西网12月20日电 堆砌煤池用的“砖”是造型精美的琉璃,800岁高龄的景德桥周围成为垃圾场,已有四五百年历史的怀覃会馆竟沦为仓库……作为历史上的泽州古城的所在地,晋城市区存有众多珍贵文物。令人遗憾的是,由于这些遗迹被一些工厂或居民占据,使文物在饱受人为破坏的同时,还心惊胆战地被火灾隐患“折磨”着。12月18日,记者走访了晋城的这些古城遗迹。

唐代古庙陷凄凉

18日上午,在晋城市的老城区,记者几经辗转才找到了“隐藏”在破败平房中的玉皇庙。如果不是奋力向上挑起的斗拱、琉璃房脊,恐怕很少有人知晓,这儿还有座始建于唐代的玉皇庙。

刻有“皇清诰授光禄大夫总理山东监法道加七级简庵王公禄位”石碑的下面,支了几块砖,变成了居民们平时用的简易“桌子”;一块雕刻着龙的精细石碑上缠绕着生锈的铁丝,被放置在另一块石碑顶部,成为居民们晾晒衣物的“衣架子”;形状完好的明代瓦片随着厢房屋顶的坍塌散落了一地……“这些文物放在这里没人管,多可惜啊!”在这片低矮的平房中,原晋城市酒厂的退休工人张师傅忧心忡忡地感叹着。“孔雀绿珐琅器竟与破砖烂瓦混在一起,砌成了煤池。”张师傅所说的“孔雀绿珐琅器”,是玉皇庙凉亭及其后面厢房上的琉璃房脊。记者从当地文物部门得知,这些被称为孔雀绿、孔雀蓝的琉璃是元代珐琅器。据说,这样的琉璃瓦在北京只有一片,已被作为重要文物予以保护,而这里的琉璃瓦却被用来堆砌煤池。

记者在现场看到,玉皇庙的斗拱均为木质结构,其四周包围的民宅都是自己生火取暖,而玉皇庙周围甚至没有一个灭火器。

明代会馆逝风华

处于同样境地的古建筑绝不仅玉皇庙一处。位于晋城市区东巷东阁外的怀覃会馆占地约2000余平方米,由大小两个院落组成,为河南北部3府(彰德、卫辉、怀庆)在泽州府的行业会馆。其现存建筑多建于明代,有照壁、东西戟门、舞台、钟鼓楼、大殿、拜亭、耳殿、廊庑等,院内一对两米多高的石雕雄狮“相视而立”,令人称绝。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措施,这一对“气度非凡”的石雕雄狮已出现剥落、风化现象,尤其是底座四周的4只麒麟,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这座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水陆院市场相邻,如今是晋城市标准件厂的仓库。仓库大多被附近做生意的人们租赁,里面堆放的多是塑料制品等物。

据了解,因无专人看护,这里成为文物贩子经常光顾之所,大殿顶部的脊兽多已被盗。惨痛的教训似乎并未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记者在此采访时,始终无人前来询问,而一只雕刻精美的石鼓被随意放置在一库房台阶下,成为供人踩踏的“垫脚石”,必要的消防设施更是不见踪影。

记者注意到,水陆院市场街道狭窄,车辆云集,若发生火灾,消防车进出会非常困难。

金代拱桥染污浊

景德桥是始建于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的一座石拱桥。虽已历经800余年沧桑,至今却仍在晋城市区的白沙河上横跨。

这座费时3年才建成的桥梁,是当时通往阳城、沁水的交通要道,桥身长33米,主拱净跨21米,桥面宽近6米。它是继赵州桥之后我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古代珍贵桥梁之一,虽然“年事已高”,但桥上所刻的兽面、海马、龙形、海水浮雕仍然清晰可见,4只螭首也依旧虎虎生威。

早在1965年,景德桥就被确立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在现场,记者看到,除了一块依桥而立的牌子外,在流淌着污水的桥下,到处是附近居民倾倒的煤渣等生活垃圾。由于有人肆意焚烧杂物,拱桥南段已被熏得面如张飞。更令人痛心的是,桥南的一只螭首的嘴部竟然不翼而飞,而一块兽形石刻则被随意堆放在桥中央,以阻挡可能通行的大型车辆。

绝美古迹徒黯然

记者在晋城市消防部门了解到,最近,晋城城区消防、文化、宗教等部门曾联手对辖区范围内的古建筑进行摸底排查。检查人员不仅对文物保护感到担忧,同时也为这些古建筑中存在的火灾隐患,及由此可能导致的文物的灭顶之灾及附近居民的安危而深感忧虑。

晋城古称泽州,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3处,数量居全国前列,密度居全国第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3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6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52处。如今,人们想领略当年古泽州的绝美风貌,只能从晋城老城区内这些残存的古建筑上来聊慰所愿了。

据介绍,除能展现古泽州风貌的玉皇庙、怀覃会馆、景德桥等建筑外,一座初建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位于市区内的一座极具晋东南风格的砖木结构建筑典型的民居大院——张院等多处古建筑的相关管理也存在缺失现象。这些文物存在的共性难题是:无管理机构和人员;无专门的管理经费;古建筑被居民长期占用居住;人为破坏严重;无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和器材。“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的保护,这些文物可能会逐渐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如果文物被各种火灾隐患所包围,那带来的将是迅速的毁灭。”晋城市消防部门认为,以上问题已导致这些文物建筑成为危房。长此以往,既不利于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也不利于居住群众的安危。

(来源:山西晚报;记者李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