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院之变迁

(据太行日报 11月27日)“古书院”是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理学家程颢于北宋治平四年(1067年)亲手创办和讲学的地方。“古书院”建筑气势宏伟,规模宏大,依势而建,错落有致,古朴庄严,布局讲究,为一座长方形城堡式建筑。“古书院”在历史上的确人杰地灵,誉满三晋大地在这块丰厚的文化土壤上造就了无数英俊豪杰。为促进晋城文化教育事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是“程氏理学”的发源地。

北宋治平四年,35岁的程颢由上元县(属江苏省)调任晋城县令,他怀着惊天纬地,造福苍生的宏愿,来到了众山托举的晋城。到任后,他目睹泽州大地文化落后,民风粗野。遂把推崇理学,提高百姓伦理道德作为任职时的第一项主要政务来抓。于是,他开设学堂书院,正己教民。据记载:当时晋城全县建设乡学72所,社学数十处,“古书院”就是其中建筑最早,规模最大的一所官方书院。三年间(宋时一任县令最长不过三年)兴办书院乡学,开启民智,给晋城带来了无穷的思想财富,从此泽州大地崇尚教育,耕读传家兴盛如潮,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英俊豪杰。金代李俊民在《重修庙学记》中称,在程颢办学前,泽州“其民之不喜儒术,境内贡举五六十年无一人登高第者”。而明人张进《重修程子祠记》中称,程颢办学后,宋代“熙宁、元丰间,应召者数百人,登科者数十人,达乎邻邑高平,渐乎晋绛,被乎太原。所谓济济洋洋,有齐鲁之风焉者是已。”宋元丰八年(1085),提点河东刑狱黄夷仲到泽州一带视察,这里浓厚的读书风气深深地感染了他,他在《行县诗》中情不自禁地吟咏了“河东人物气劲豪,泽州学者如牛毛”的动人景象。据史料记载,金元间泽州一带仅状元就出好几个,进士上百名,最有名的除元好问外,还有李俊民、郝经、武氏三兄弟、贾鲁、刘昂霄、秦略等。明清时期,泽州境内的沁河流域又一次出现科举鼎盛,造就了吏部尚书王国光,文渊阁大学士陈廷敬等一大批封建官员,民日:“郭峪三庄上下伏,举人进士两千五,”仍与数百年前程颢的文化启蒙思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古书院”坐北朝南,依势而建,中高而四周低,自然形成一个城堡格局,书院南城门(阁楼)为两层建筑,四周女儿墙,东西有书院河和小桥河,三面环水,有望河亭,立亭内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河水荡漾,河面宽泛,仿佛登科及第。书院北还有“书院湖”和“官义庙”等。书院城中有一条中心街,东厢主要由书院学堂、礼供、讲学、藏书、花园等组成。西厢主要是书院附属院落和其他配套院落组成。书院主要建筑有礼圣殿、讲学堂、道统祠、藏书楼、半池、望河亭、花园、文昌阁及明道祠堂等建筑。随着历史变迁,大部分已荡然无存,幸存下来的部分明清建筑,也历经沧桑。

 位于古泽州城北的“晋城古书院”,从北宋程颢创办时便名声大振,四方求学人士络绎不绝,鼎盛时期数百人以上,成为宋代泽州的最高学府书院。金大定年间废院书院制度后,只保留了部分书院,定名社学。其他大部分流失民间,形成了“古书院”村落。明代嘉靖年间社学又恢复书院制度。万历年间泽州知州王所用在此再建“文昌书院”,天启元年(1621)建书院文昌阁并立“古书院”石碑一块(现存),书院再次兴起。清顺治元年(1644)“文昌书院”改为“体仁书院”,顺治十八年(1661)创建了“程子祠”并立碑:“宋晋城令程明道夫子之神位”,康熙三十二年(1693),进行修缮和扩建,后被毁。嘉庆三年(1798)再次重修,二十四年(1819),进行了修缮,立碑为“明道祠”。光绪初年(1875)书院更名“明道书院”。清末科举应试制度取消以后,废学院改为学堂。现书院仅存书院南门(又称文昌阁)、礼圣殿、学堂、讲堂、藏花洞等五进院落。约一万多平方米。

(作者:郭建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