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话观巷

我的家在晋城新市西街的观巷,住的时间一长,首先想到的是这条小巷为什么叫观巷?方圆数十里的人一进城为什么非要到这个地方转一转,看一看﹖

晋城古称泽州,《泽州府志》图考中载有泽州府治图。其中老城的东南角有一排地名分别为忠烈祠、明道祠、文庙、魁楼。这个图没有标出街巷名称,我猜测这几个地名大概在今天的朝阳小吃街旁,可是观巷的名字并不在其中。

清光绪年间的《凤台县续志》有一张凤台县城坊图,其中有观巷小街的确切位置。南起文庙,北到东大街,从南往北的地名依次为文庙、县学署、后学署和元妙观。我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和观巷有关的一个地方便是元妙观。

据《泽州府志》寺观一章记载:“元妙观在城安远坊,宋建,内有开元铜钟,后唐李嗣昭铸。”这就是说元妙观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寺、庙、祠、观是古代文化的重要载体,庙会是古代商业形成的催化剂。在这条南北小巷的周围有祠、庙、观五处之多,最大的为文庙建筑,古代的节庆、庙会、祭祀活动常在这一带进行。这里渐渐就成了一个人流、物流、信息流相交汇的地方。明、清两代有相当长的时期社会安定、商业活动频繁,其时古泽州城厢开始发展,到清代初年老城有六街三十巷的说法,最热闹的去处便是观巷。每逢初一、十五或节庆日,前来祭祀的、赶会的,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热闹非凡,小商小贩也云集此地,或摆摊设点,或沿街叫卖,这样在元妙观西侧便形成了一条商业小街,观巷的名字大概由此产生。南京市有条小吃街叫夫子庙街,观巷地名形成的原因可能与此类似。

可惜的是,元妙观早已不存,毁于何时,地方史志也无记载。一位搞城市规划设计的朋友曾对我说,在战乱年代以至于解放后,政府部门占用的地方多是这些社会公共建筑。据此推测元妙观可能在今天吐月面粉厂的位置。这种推测也和《凤台县续志》的城坊图相对应。文庙的位置大概在今观巷内华厦小商品市场这个地方。文庙前有一条东西小街,西起南大街,穿过观巷,东到城墙根,清代叫文庙胡同。

下面就说说观巷最重要的古代建筑文庙。据住在文庙胡同中82岁的贺光祖老人介绍,他小时候的文庙,有十八座院落,南起文庙胡同,北到东谷洞口,西至观巷,东到城墙,占地面积很大,每年都要举行祭祀孔子和程明道等活动。可惜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文庙北边开始兴建模范学校,拆毁了一些庙宇建筑,模范学校后改为实验学校。实验学校往南又拆毁了一部分,建了一所女子学校,这些都是民国年间所发生的事。

日本人侵入晋城以后,把模范学校拆毁改为遥拜场,取朝东方遥拜日本天皇之意,同时又拆毁大部分文庙建筑供其活动。解放后人民政府将日本人所建的遥拜场拆掉了,改成运动场,供市民休闲健身用,这也是今天晋城许多人把观巷叫作老运动场的由来。

在文革中,运动场的南边修建了一个毛主席展览馆。它在东,文庙胡同在西,当时的红卫兵遂将文庙胡同改为朝阳街,这时候文庙已基本被拆除,仅剩观巷临街一点残垣断壁,在后来城郊两区建人民法院时被拆。至此,老城东南角上一个重要的文化标志性建筑从市民的眼中永远地消失了。

就在观巷的文脉日渐衰微的时候,它的商业气息却日渐浓烈,1981年观巷西侧的朝阳街建起了小商品市场,1988年又改建成了朝阳小吃街,晋城的烧大葱、炒凉粉、氽汤丸子、酸菜黑圪条、兰州拉面、云南米线、河南烩面等传统名吃和各地风味都挤在胡同两旁,来城里赶集购物的乡下人,来晋城做生意的外地人一入观巷,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子人间烟火的香味。1986年观巷也被正式命名为观巷市场。改革开放以来晋城最活跃的商业活动怕首先是从这里发轫的吧,从新市西街走入观巷口,首先看到小巷两边修锁的、配钥匙的、钉鞋的、修车的、打手饰的,再往里走,卖花生瓜子的、卖衣帽鞋袜的、卖锅碗瓢盆的、烟酒副食的、家用电器的,可以说应有尽有,价格低廉,可以讨价还价,是平民百姓想去的地方,不像富丽堂皇的大商场那般吓人。小巷间或也有肩挑车推的小商小贩,“卖鸡蛋——”“换茶壶底——”“豆腐豆芽酸菜——”等叫卖声不绝于耳,也有流浪艺人沿街拉着胡琴或吹着唢呐,或嘹亮或幽怨的旋律在观巷上空回荡,这一切世俗的音符汇在一起,温暖过多少市民百姓和过往行人的身心,同时也渲染出一种浓浓的市井况味。

观巷在变,唯一不变的是老百姓对它的深深的情结,但愿晋城的观巷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像北京的王府井,南京的夫子庙,太原的柳巷一样走出沉重与灰暗,走向繁华与靓丽。

(作者:秦瑞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