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军千里晋城寻故地 

朱德总司令,是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十分敬仰和崇拜的传奇性人物。他的丰功伟绩与日月同辉,与大地长存。由此,朱老总曾工作、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都已成为人们对他敬重、怀念和朝拜的红色圣地。所以,寻找伟人的故地,既是普通人的愿望,更是跟随总司令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共和国将领的毕生追寻。原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副司令员肖锋同志正是这样的老将军。

我在部队工作期间,曾有幸在肖锋将军身边工作过多年。记得在“文革”期间,肖锋同志曾几次跟我讲,你们晋城县城,朱老总曾去过,并在县城一个小戏院看过晋城的地方小戏。若我能再活些年,又有这样的机会,你陪我去看看,一块去寻找朱老总曾呆过的那个地方。一九七四年十一月,我离开将军奉命到山西某部任职。次年的冬季即1975年11月,肖锋同志到我们部队视察工作,在视察工作结束后的当晚,他特意让司机接我到师招待所,在听取我下部队任职工作情况的汇报后讲,他此行,除在部队检查工作外,还要赴河南洛阳拖拉机厂考察,对一旦发生战争,洛拖如何改扩建的问题进行论证。还想顺便去晋城寻找老总去过的地方,并特意让我陪同前往。我,当然是很高兴。

次日晨,肖锋同志乘坐军用吉普车,由长治出发专赴河南洛阳拖拉机厂考察。途径晋城时,肖锋同志被安排在晋城县革委会第一招待所东排一个大套间住,县革委会的主要官员集体拜见了这位战功显赫的老将军。吃罢午饭,肖锋同志稍事休息后,就让我陪他去县城寻找朱老总曾到过的地方。当我陪着他由驻所,步行由西向东,经县城的小十字向南大街走去时,他一边走,一边来回观察,一边又不住地问我。当来到广场(现华街广场)与新市街的中间时,他来回走动,往返观察。然后说,变了,变多了!在我的印象中,这里是个城墙,还有个小城门洞,城门洞的外面,好象有个戏院。接着,他又从广场往北返,来到现城区文化馆对面的一个饭店门前,四周观看了一番,然后快速跨过马路,走到城区文化馆门口,左右扫视后,即走进了文化馆大门并进了院内。在院子里,他上下左右,反复观察,并不住地点头,象是问别人,又象是问自己,还象是问历史。最后,他竟然高兴地说,小席!就是这个地方,就是这个小院。他还用手指着院内南边的那个小舞台说,当时我们陪着朱老总,就是站在这个小院里,与台下的好多群众,一起看了场晋城的地方小戏。

接着,肖锋同志以回忆的方式离开小院,边走边讲,那时是抗战时期,朱老总从延安到太行八路军总部,当时由我们负责护送老总。我们从陕西,经山西的晋南,在接近黄昏到达了晋城。到晋城后,我们陪着朱老总在城外小转后,经过一个城门洞,来到了这条小街(指南大街),朱老总还夸这个小县城挺繁华,街上店面也不少。后,我们经城门洞来到这个小院(指文化馆)。当时,小院里正在演戏,舞台小,院也很小,看戏的人也不太多,为不惊动老百姓,我们就站在小院的后面,观看了好大一会,后当夜即离开晋城北上长治了。肖锋同志语重心长地跟我讲,我给晋城的同志讲下,要他们好好保护好这个地方,这可是朱老总北上太行的一个重大行动和重要事件。

当晚,肖锋同志非常兴奋与激动,在驻所还给我讲了不少有关护送老总的一些惊险场景。并讲,我们这些人,跟着毛主席,跟着朱老总,打下的这个江山是很不容易的,你们这一代人一定要珍惜好。但我却没想到,就在我离开驻所回家的当夜,却发生了至今都让我后怕的险事。

肖锋同志是江西省泰和县人,1928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建国前,曾任第28军副军长兼军参谋长等要职,是我军有名的战将。但因金门一战失利,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由于他出生南方,又身负多处重伤,最怕的是冷,最敏感的是感冒。但在晋城却又是在冷上出了大问题,险些丧了将军的性命。

那时,晋城县第一招待所没有供暖设施,肖锋同志入住的又是个套间,全靠外间生的那个大煤火炉把温度送入套间以供取暖。这种取暖方式,前半夜有人看着,炉火又旺,室内温度还算勉强,但后半夜没人看,炉火又被封上煤,室内温度自然就低了。而肖锋同志又从未住过这样条件的地方,的确受不了这样的冷,后半夜就被冻醒而感冒了。但他仍然坚持到次日晨,才急让司机、军医去家叫我(我当晚住在家)。当我赶到招待所后,肖锋同志讲,小席!咱们赶快离开晋城去洛阳,这个地方条件不行,我的病他们治不来哦,不要给人家添麻烦了,越早越快越好。就这样,我们一行在晋城有关人员护送下离开晋城,当晚到达洛阳并住进可部队医院。由于肖锋同志病情严重,北京军区总院和武汉军区总院有关专家,都奉命赶到了河南洛阳某部医院组织抢救。

肖锋同志的夫人贡喜瑞和独生女肖南溪以及北京军区有关方面的负责人,也急飞洛阳。后经抢救,肖锋同志的病情有了好转并又急转北京治疗。在北京住院治疗期间,他为减少我的担心与自责,还特给我发信表示感激,这真让我感动不已。

如今,肖锋同志和夫人贡喜瑞已先后离开了我们。而他们的独生女和姑爷仍在军界工作。唯一的外孙女,虽不在军界,却在外交部从事军控工作。每当相聚一块谈及晋城时,将军的后代们总是对晋城有种特殊的情结在心,今以此献给长征胜利70周年,献给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终身的民族英雄——我们的红军老战士。

(记述人:席三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