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归真——老城散记之二

何江涛

以前,我们在太行日报上面发了一篇说孔子回车的文章,多说了几句。遭到了报社副刊部主任张启才的回应,他专门写了一篇《不要故作高深》,引经据典地反驳我文章中的内容。我看了之后,哈哈大笑,因为张启才的文章实在是漏洞百出,几乎不需要查资料,就可利用他文章中的自相矛盾把他驳倒。可惜的是,他的文章可以随意发表,而我的文章则不能。我没有话语权,所以只能听凭他继续他的错误,并且误导大众。

前段时间,在平客的晋城凤凰网上看到张云贵写的一篇《让晋城更富文化魅力》的文章。文章提及古书院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在现存文昌阁、礼圣殿 、学堂 、讲堂 、藏花洞的基础上”这样的内容,着实令我惊讶和诧异。另外,张云贵的这篇文章还提到了“仅剩下的”位于西大街的“城隍庙”。其实,只要去过,对于这个地方究竟是玉皇庙还是城隍庙是很容易判断的,大量的石碑足以证明那里是玉皇庙而非城隍庙。至于古书院,文昌阁是有的,敷衍出一个礼圣殿,就有些以讹传讹了。

晋城老城也是这样一种境地。虽然老城许多建筑的消亡距离现在不过几十年,甚至许多在老城生活过的老人们仍然健在,但文化人已经开始不负责任地信口开河了。他们用文字,为我们描述了一个更加印象模糊的老城。知道晋城老城故事的老人们,在媒体没有话语权,而对晋城老城一知半解、信口开河的人,却霸占了媒体的话语权。

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现象的存在,才坚定了我要把晋城老城做成一个独立的网站的设想。惟有开放、自由的网络赋予了我们话语权,可以把一个真实的晋城老城的状态和历史用文字和图片展示出来。

但是,我们所能记录的,也仅仅是一个晋城老城在2006年的状态。任何人的经过岁月磨砾的描述,可以都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在若干年之后,通过我们的图片和文字,了解21世纪初年晋城老城的状态,只希望阅读者所能领会的,也是真实,而不是华丽与否。

反朴归真,是我们的愿望,也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情时候的心态。我们是相对自由的,因为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物质利益的驱动,也不屈从于任何机构的压力。我们不需要通过这样一个举动,来获得任何对于我们自身的关注。同样,我们也不需要为任何力量来宣扬或者贬低这种真实的状态。

我们尽我们所能和我们所了解的,谨慎地表达着我们的思考,传承着老城的延续。我们设想,我们会把这件事情长久的做下去,记录晋城老城在2007、2008、2009……的状态。

或者是晋城老城,或者是我们,彻底消亡的那一天,也就是我们停止的那一天。在此之前,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真实地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