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出有因——老城散记之一

何江涛

生在晋城,长在晋城,转眼就快三十年了。

许是去年,写的那篇《梦回青龙巷》被刊登在晋城移动的那个宣传刊物上面。宣传刊物的影响力似乎很大,朋友看到之后,说那篇文章的感觉很好,建议我将晋城的小巷写成一个系列。她的建议其实就是我的预想,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用文字记录一些自己生活的这座老城的人和事。只是,我终究是个懒散的人,即便有想法,即便有空闲,也不愿意去做。

在政府动工修建前进路的时候,我看到一间房子的墙上有块石碑。当时不方便过去看,便想改日再看。谁料想,过几天再去,石碑早已无影无踪了。我不是专业考古人员,何况还没有任何社会职务,自然无权向任何部门和个人询问石碑的下落。只是,心中的好奇却成了遗憾。

晋城,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建城史的老城。历经风雨,遗留下的建筑和物件其实已不是太多。通过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把在我们这个时代还存在的建筑和物件保存下来, 成了我在某一时期反复思考的问题。

在新市街以北的晋城老城行走,会不经意看到很多古建筑或者物件。保护古建筑,我恐怕是有心无力的。对于那些物件,我曾经想过是不是可以搬回自己家去,又觉得不妥。我只是时光隧道中的匆匆过客,即便将它们搬回家去,也只是一种无知的占有,并不是它们最好的归属。

最终,我还是确定,用图片和文字把晋城老城所保留下来的一切做个记录。于是,花钱买了数码相机。2006年3月15日傍晚,数码相机到货。3月16日,我们开始在老城拍摄照片。前后大概拍了一周时间,拍了将近一千张照片。这些照片,不但包括了晋城老城内保留的建筑,还包括了怀覃会馆、文笔峰塔和景公塔这些虽然在城外,但与老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建筑。以及那些晋城老城标志性建筑遗址上面现在的建筑。

这组照片着重要记录的,是晋城老城在2006年的某种状态。拍摄出来的照片或许不够精美,但更能真实地反映这种状态。真实是异常宝贵的,在这样一个喜欢粉饰太平的年代,就更显得真贵。我们没有必要回避晋城老城所处的尴尬状态。

对照片进行整理之后,制作成了9组照片。然后决定将这一系列照片,连同我之前写的与晋城老城有一定关联的部分文字,制作成“晋城老城”网站。网站的制作,或许在外人看来,会显得粗糙。但在我,却是煞费苦心的。在“晋城老城”网站的任何一个细节,都透露着我的用心良苦。

网站制作完成发布之后,出现在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搜索关键词“晋城老城”结果的首位。当然,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在此之前,并没有多少人有过关于“晋城老城”这样一个提法。或许终究有一天,“晋城老城”会和“平遥古城”、“榆次老城”走向全国、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