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历史的狭缝间

松鼠丢铥

不会说晋城方言,不清楚晋城的历史,独自走在晋城的大街上会迷路,却生在晋城,长在晋城。我在晋城度过了24个年头,竟不是正经八百的晋城人。

要不是偶然在互联网上发现一个行走老城的召集帖子,还不知要过多久,才要和这座城市扯上丝缕联系,更别提去触摸她,哪怕这样的触摸是那样的短暂与肤浅。

我印象中的晋城是年轻的,在许多人的眼里,晋城的历史就是近几十年的工业发家史。靠山吃山,有多少人顾得上想起过去的故事?

住在古宅里的老奶奶已然说不清房子的历史,老城隍庙只剩下两只残缺不全的石狮却每年仍吸引前来祭拜的善男信女无数。就象今天的故事会成为明天的历史一样,这些明明白白摆在我们面前的老宅子经历了多少风雨,就见证了多少往事。

玉皇庙的琉璃瓦是老城中最具色彩的图画,据说当年老城庙宇不少,可今天能亲见的,也许没有几座了。庙里的塑像早已不知去向,当年玉皇老爷的地盘现在住满了塌实过日子的普通老百姓,我们的突然闯入让老者大发感慨,为它的荒凉感到惋惜。我看到地上有大大小小盛满香灰的香炉,直到现在,人们似乎仍相信此地有神灵的庇佑。逝去的年代,并未逝去的记忆。

脚下的小径当真是当年程子门生上学的必经之路?附在鞋上的灰尘是否来自于他们脚下的泥土?那静默的书院在我梦中又出现,似乎还夹着飘渺的读书声。

和千百个小城一样,战火洗礼过,风雨侵蚀着,记载着历史碎片的残垣断瓦同样见证着小城的新生。时间如流水般一去不回,而今的老城,早已淹没在现代楼宇之中。行走在钢筋水泥间,偶然冒出只飞檐,犹如偶入历史的狭逢,记忆的印章猛得盖在自己身上。今天提笔,何尝不是为了那些回忆留驻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