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老城

郭钰慧

在晋城市区新市西街以北,有一片看似“破落”的地段。这就是初建于唐高祖武德元年的晋城老城,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

站在人民广场,向北望去,南大街两旁的大树郁郁葱葱,像巨伞一般遮住烈日的炎热。这巨伞,便仿佛将整个老城都笼罩起来,笼罩在一个奇异而独立的世界中。

老城是宁静的。一脚踏进去,便开启了历史的门。似乎回到了多年以前,足可以勾起你心底那所有的记忆。树下路旁,三两闲人,摆一个棋局,捧一杯浓茶,指指点点,忘却了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古训。而执子那人,即便失了一着,也不会对语者有半句数落。只是重新摆子时的相对一笑,一切深意,便都在那笑中了。

生活在老城内的,也不一定就是土生土长的老晋城人。一开口,你才会发现,或许是河南的,或许是浙江的,或许来自遥远的新疆。然而,你看他们的神态,却是那般悠闲,倒像在这老城中生活了数十年。老城在社会变革中所展示的强大的包容力,足以令我们惊叹。

更令我们惊叹的,是老城深厚的底蕴。毕竟在这一千三百多年中,这里长期都是广义上的晋城的政治中心。文庙巷上的许多院落,院子里居住的人大多并不是房子的真正主人,而房子真正的主人,却是他们口中传说的一位明代天官。在西大街上,一座几乎毫无古建痕迹的院子,居然是老城人口中的“相府”院。而在老城内的小巷中四处散落的“隰川王府”的墓志铭,却又昭示着这座城与大明皇室的某种神秘联系。

一切都已经成了一场难以破解的谜。当我们带着严肃、考究的态度走进老城,真正想要解释一切的时候,又觉得一切的努力终是枉然。老城如同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躺在藤椅上,望着我们进去,含笑不语。他的目光慈祥而睿智,闪烁着洞察万物的光辉。我们在他面前,幼稚得像个孩子。心中充满疑问,想要得到他的答案。他却就这样望着我们,和着暖暖的阳光,似笑非笑,藤椅在他的身下吱吱作响。

老城在城市的发展中保持着他的独立与交融。在老城范围内,有邮政、银行、电信等完备的社会服务体系。更为重要的是,南大街上的新华书店依然在营业。城区图书馆、泽州县图书馆也都在老城。甚至,泽州县政府依然留在老城的中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城市最好的两所高中:晋城一中和晋城二中,竟然也留在老城。有这样两所学校在,所有在这个城市想要通过学习走向外面世界的学子便不得不走进老城。这就必然让我们联想到历史的某种传承,老城在一千三百多年来,始终延续着晋城的文脉。

老城并不是城市发展的累赘,尽管他看起来不那么完美,甚至有些邋遢。但他毕竟是晋城这座新兴城市的“孵化器”。尽管老城的发展与新区日新月异的建设比较起来有些缓慢,但老城和生活在老城中的人们,依然能够记录了我们的时代和我们这座城市在发展中的变化。老城也在慢慢适应着时代的变化,你看那南大街上的婚纱摄影店、美容美发用品店,不都已经给老城打上了时代的烙印么。

未来会怎样,一如老城的过去,是一个谜。北京老城消失了,天津老城也消失了,晋城老城自然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目前看起来,老城的轮廓依然还在,老城的格局并没有发生毁灭性的变化。如果像榆次老城那样重建老城,在理论上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果只是为了某种意义而耗费巨大的财力,也是一件不大合算的事情。老城并不需要保护,需要保护的是老城中遗留下来的一些标志性建筑。

当这个城市已满是高楼大厦的时候,老城的“破落”或许将成为最别致的特色。当然,一切的破落都是历史在老城身下留下的痕迹。细读一下晋城的近代史,就会明白老城为何会沦落成这般模样。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或许在某一天,晋城老城的改造就会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我们期待着那一天,我们也期待着——老城展新颜。

(作者系晋信网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