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逝去的老城

关东明

就让我,来和你们一起回忆那半个世纪前我眼中的故乡吧。

由于晋城守卫着山西的南大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所以那时晋城的城池修得十分坚固。里外一统青砖到顶,中间充填三合土,城墙的外侧还修着箭垛和高高的城楼。

城的南面,也就是现在的新市街,是一条护城河;东西以景忠桥和景德桥为界,北边到现在的古矿中学,全城共有东西南三道城门。其中南门是两道城门,俗称瓮城。在北门的位置上,有一个高台,方园有几百平方米,叫凤凰台。传说,在城墙修好时,飞来一只凤凰落在了台上,凤台的名字就起源于此。东西城门我印象不深,只记得南门的门板很厚,外面包着厚厚的铁板,钉着密密麻麻的大铁钉,十分坚固。后来运动时,把它拆下来架在五龙河西的河上当作了桥板,多年后又被一场大洪水冲走了。

进了南门一条大街——南大街,过小十字、大十字,向北延伸二百米,向东拐入北仓巷。街的两旁,参天的大槐树把整个街面遮得严严实实。太阳落山的时候,各种鸟儿的叫声不绝于耳。除了街两旁的树,城中几个人合抱不住的大树比比皆是。也不乏公孙树、桧柏等一些珍贵的树种。树的下面,常常是人们休闲活动的场所。我记得后西街三眼阁前的两棵高大的桧柏树上,架着一副秋千,旁边还有转转车、单双杠等,供人们娱乐。

那时城里的庙宇也很多,像吕祖庙、文庙、小庙、宴公庙、城隍庙等,这些庙宇大小不等,或五脊六兽,或飞檐斗拱,但都是青砖墁地,条石台阶,高有参天大树,低有奇花异草,记得文庙里还有一个大鱼池。这些庙说是庙,却没有什么迷信活动,倒是人们闲聊、下棋的好去处。有些干脆就没有见过什么神像。如三义庙,里边并没有什么刘、关、张的塑像。只是在靠东边的位置有一个高高的老戏台,一年四季地唱,白天晚上的唱个不断。有时收门票,有时不收,不收的时候要多一些。再一个是驿后街的马王庙,我记得里面也没有什么神像,只是一个大的场子,跑马卖线的、耍猴的、演皮影木偶戏的、说评书的等等,一年里总是热热闹闹的。靠北边的边上还有木制的单双杠,对,还有一个不太高的木马。那里简直是儿童的乐园,里面马铃声声,人声鼎沸,外边洋鼓洋号,鼓号齐鸣。间或马戏中的小丑跑到外面招引顾客,更是逗得围观的人们哈哈大笑。

说到古建筑,我特别想给大家说一个好地方,那就是魁星楼。魁星楼的原址在现在新市东街晋城影剧院的位置上。当时就建在坚固的城墙上,有几十米高。楼的下面是清清的护城河水,具体的样子,我描绘不出,只能说它比较像现在的黄鹤楼。因为是在家乡,所以更觉得它比黄鹤楼还要壮观。五十年代破坏它的时候,几十个人挖了几天几夜也挖不倒。后来有一个想了一个坏主意:把沥青涂在楼的内外,然后,放了一把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它夷为平地……

环绕小城的护城河,有深有浅,深的地方长着芦苇、野荷花,浅的地方长满菖蒲,以及各种水草和野花。水中畅游着各种鱼儿,不时还可以见到滑溜溜的泥鳅穿梭在水草中。一到阴雨天气,河中蛙声鼎沸,甚是热闹。

小西河,有人还会记起你的模样吗?就在城西那家钢铁厂的高炉旁边,有一个山洞,你总是唱着清脆的歌儿,从那里潺潺流出。你的水喝起来有点甜,大家都传闻着能治病,所以洞外的树上总是挂满虔诚者的红布条。洞外壁上还镶嵌着一块石碑,上面记载着你悠长的历史。可惜现在一切不复存在,也就无从可考了。

出了城,往西走,不远就是吴家沟。那村西的山上,漫山遍野的长着杏、桃树,春天的风刚一吹过,一夜之间看似干枝的地方都变成了万紫千红。一棵两棵也就罢了,十棵百棵也就罢了,可它偏偏是漫山遍野,偏偏是红了一方天地,这就使你不由得不感动。站在西边的城墙上远望那花的山,花的海,锦绣河山的感觉油然在心中升起。

还有牛山村北面山上那十里香飘的桂花,从花园头水库到枣园沟的河谷中那密密麻麻的芦苇,农民们闲时常用它编席子。记得东谢匠村的苇地里长着一种软苇,是专门用来做嗽叭嘴的。南到黄河,北到榆次、太原,要做喇叭嘴非它莫属。到了收获季节,人们驾着木排,高挽着裤腿,紧张地劳动着,欢快地说笑着。南方的沙家浜,北方的白洋淀,仿佛就在眼前……

啊!太美了,我记忆里的家乡,曾经在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