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晋城

何江涛

从得名到今天的大部分时候,可能只有1985年晋城建市之后,才把晋城当作了包括高平、阳城、陵川和沁水等辖区的合称。而在此之前的一千三百六十五年,所谓晋城,指的只是包括今晋城城区全境和泽州县部分辖区的范围。

而做为晋城的城,范围则是更小的:东边,城墙应该在景忠桥向西百米左右;西边,不会超过景德桥,大概就在前进路东侧;南边,不会超过今天晋城市区的新市西街,古老的城墙就修砌在新市西街以北;北边,不会超过今天晋城市区的书院街,如果要确切些,城墙应该在书院街向南约百米的位置。

晋静公二年,即公元前376年。韩、魏、赵三家做了一件名垂青史的事情。他们将曾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瓜分,并且把末落的晋国国君安置在了今天的沁水县。他们做的这件事情,史称“三家分晋”。

时光转眼过了九百九十四年,从山西太原起家,颇具雄才大略的李渊建立了一个在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王朝。无法否认,李渊对山西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感,一切都缘于他在起兵前曾到晋祠祈祷,祈求晋国的开国之君能够保佑他夺得天下。在称帝的第三个年头,即公元620年,这位踌躇满志的皇帝将“晋城”这个名字赋予了山西东南的这座小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乐史所撰写的《太平寰宇记》中说,“以三国分晋国后封晋君于此,故曰晋城。”

当然,在这里所称的晋城,依然是一个“小”晋城,并不包括今天的高平、阳城、陵川和沁水等辖区。因为在晋城的规制之上,尚有一个“泽”州。但从此开始,晋城作为末代晋君的封地,终归算是获得了官方的认可。

在晋城得名(公元620年)几十年之后,才华横溢的陈子昂将自己的脚步踏入了晋城。这位曾因为摔琴而名扬京城的富家公子,酒足饭饱之后写下了一首被收入《全唐诗》的《登泽州城北楼宴》。写作这首诗时候的陈子昂或许已在军中,不然诗中怎么会有“坐见秦兵垒,遥闻赵将雄。武安君何在,长平事已空。”的豪情。

再往后,一直过了近四百年,晋城迎来了一位杰出的县令。这位县令是洛阳人,名程颢,刚从南京调到晋城,只有三十四岁。他在晋城写了一篇著名的《晋城县令题名记》,还办了六十多所乡校,并且把各校和辖区内的一些优秀学子聚集到一起,亲自设馆讲学。也因此,创办了位于今天晋城书院街北的晋城古书院。

程颢离任晋城县令十余年之后,任河东提点刑狱的黄廉到了晋城。黄廉是黄庭坚的叔父,名气远在黄庭坚之下。到了晋城,浓厚的读书风气令他非常感慨,写下了一首在晋城非常著名的《行县诗》。诗中的一句“泽州学者如牛毛”,真实见证了晋城在宋时文化繁荣、教育昌盛的局面。可惜黄廉的名声太小,小到晋城人提及他的时候,前面必然加了“黄庭坚的叔父”这样一个称谓。

宣德五年,浙江人于谦以兵部侍郎巡抚山西、河南。在他就任期间,多此途径晋城。或许在某一次到晋城的时候,翻身下马,天色将暮,远远看着河流、树木围绕的这座北方小城,忽然引发了铁骨英雄的思乡之情。于是,便有了这首《到泽州》:“跃马天将暮,离山路转平。川萦太行驿,树绕泽州城。落日翻旗影,长风送鼓声。孤云在天际,回首若为情。”

和于谦比较,陈廷敬是幸运的。但是,这位大清的文渊阁大学士写下的诗句,居然于大明的兵部右侍郎的诗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陈廷敬的《小山》写道:“城西前日吾来处,野径清流竹树斜。日暮出城拼一过,不因水石为思家。”不难看出,陈廷敬的《小山》和于谦的《到泽州》描绘的都是傍晚的情形,都对晋城城外的景色做了描写。更为重要的是,两首诗都表达了作者对故乡的思念。

晋城建城一千三百八十五年间,究竟有多少杰出人物曾经走进晋城这座北方小城,终究不得详知。但他们的到来,对晋城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产生的重大且深远的影响,是晋城人永远无法忽略的。故,今作此文,以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