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眼看晋城

何江涛

自从妻子怀孕之后,每天傍晚的出门散步几乎成了一种习惯。这个习惯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拉着手,走遍了老晋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

我所说的老晋城,是指晋城的老城。范围其实很小:东边,城墙应该在景忠桥向西百米左右;西边,不会超过景德桥,大概就在前进路东侧;南边,不会超过今天晋城市区的新市西街,古老的城墙就修砌在新市西街以北;北边,不会超过今天晋城市区的书院街,如果要确切些,城墙应该在书院街向南约百米的位置。知道了这样一个范围,就会明白,今天晋城市区的大多数地方,都是在当年老城的城墙之外的。

有一段时间,我们散步的目的地就是朝阳市场,一条连着南大街和观巷的小巷。这条小巷,有着我们最爱的两种小吃。一种是萍萍的炒凉粉,一种是小六的元宵。其实,市内卖炒凉粉的很多——只是大多数并不敬业,能炒得像萍萍那样恰到火候的,实在不多。而小六元宵似乎就更敬业,几乎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都开着门。记忆中,甚至大年三十或初一,他们都是开门的。

在朝阳市场吃元宵的时候,或许不会有太多人想到,这条小巷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作文庙巷。若干年前,无数学子走进这条小巷,走进晋城的最高学府。这条小巷,聚集着文庙、府学、明道祠等一批老城的标志性设施。记得五月去榆次老城的时候,大概对一个老城的标志性建筑有了一些了解,比如衙门、文庙、城隍庙、书院等,有了这些,才能组成一个基本完整的老城。于是,去看一看晋城老城的标志性建筑,就成了我们后来一段时间散步的目标。

从我们家出来不多远,就走到了西仓巷,这条巷子,或许是当年官府的粮仓所在吧。巷子的南面,便是府衙巷。虽然我和妻子一直没有找到府衙的具体问题,问别人,也大多并不知道,但还是可以确定,府衙就在府衙巷的周围。出了府衙巷,是西大街,向东,就到了大十字。大十字往东,也就是今天晋师附小的校园,是一座古代的书院。而大十字往北,泽州县党校的院内,则是晋城一座很著名的书院的所在,它的名字叫作体仁书院。康熙皇帝的老师陈廷敬,给它做过一篇《体仁书院记》。我看新编的晋城县志上面说,几十年前的北大街只有一条小路,文革的时候两派武斗,才给炸出了这么宽一条街。不由惊叹:炮火真是猛烈啊!

从大十字往南走是南大街。今天看起来很不成样子的街,却是当年晋城唯一的一条繁华街道。它的繁华,一直维持到晋城建市之后,有了新市街和黄华街的改造,南大街才沉沦得有些不成样子。从大十字走下去,没几步就到了文化宫,记得小时候还在里面看过电影,现在却成了个很破落的大众舞厅了。每次从外面经过,我都疑心它已经变成了露天的。再往南走,先到了人和巷。我小时候在人和巷住过五年,巷子里面有个很喜欢画画的人,叫贺海生。

在南大街靠东,有一条周元巷,据说当年本地的上党榜子剧团组织的一个会馆就设在这里。在周元巷里,有一条我认为是晋城市内名字最好的小巷,叫作财神巷。当我们找见这条小巷的时候,不由哈哈大笑,说这回终于要发财了。出了周元巷继续向南走,就到了新华书店。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新华书店那里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当然,这是后话。如果有机会,我是会说出这个秘密的。

新华书店的对面,有一条花儿谷洞。在一次本地文化界组织的关于地名的讨论中,有几位老同志说花儿谷洞是解放前的烟花柳巷,是妓院所在。我不大相信他们的说法,但我相信,花儿谷洞在若干年前一定是发生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的地方。一条狭窄的小巷,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在这里隐身,一些爱国人士被日本人关押在这里。然而,这一切终究成为一场谜,在花儿谷洞究竟发生过什么,已经没有太多人记得了。

从花儿谷洞出来,继续往南走,到小十字。小十字西面的泽州县政府院内,就是古时候晋城县衙所在。记得小时候大家都叫那里叫革委会,是个孩子们喜欢进去的地方。孩子们喜欢的缘故,是因为里面有两个有假山的水池,池子里面还有鱼。孩子们翻铁栅栏进去,费尽心机地想把人家池子里的鱼抓回家。

小十字再往南走,就到了我们每次散步的目的地朝阳市场。如果不去朝阳市场,再走几步,就到了人民广场。现在的银都购物中心以前是个电影院,广场的周围基本都是一些文化设施,西面是个剧场,北面有个灯光球场,还有图书馆。可惜现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图书馆,我们进去过,书并不多,放了满满一屋子,看起来很有些寒酸。尽管如此,能够留存下来,总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人民广场也是几经修建才变成今天的样子的,早年曾经是个夜市,据说西关有个卖过油肉大米的,在这里卖了几年就成了百万富翁,可见生意之火爆。后来夜市改成了花园,花园拆了又改成夜市,几经折腾,最后才变成现在的样子。不过,孩子们最喜欢的,一定还是花园的那段时间,一到夜里,小伙伴们结伴到了广场,又是翻铁栅栏进去,玩游戏。毛主席台上,大人小孩坐得满满的,好多调皮的孩子爬到主席像座基的上面,围了一圈。想起来,真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啊。

在广场转了一圈之后,我和妻子通常会选择折路而返。这样,每次散步的时间大约在一个小时左右。至于晋城的城隍庙,还在新建的前进路上,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散步中发现的。说是城隍庙,其实早已荡然无存了。只剩下俩只残缺不全的石狮卧在那里,守候着城隍老爷的最后一丝尊严。只是,不知道尊敬的城隍老爷,是否看到了这老城若干年的变化……

2005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