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有文庙,武有关帝庙。一个山东人,一个山西人,在精神上统治了中国上千年。当儒学成为一种宗教的时候,就注定了它的忽而兴旺,忽而衰落。文庙的消失,对于国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但对于一个地区,却少了一个发展旅游的棋子。其中得失,恐怕只有在多年之后,才能有一个正确的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