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河上的景德桥是我们拍摄的第一个对象。盛名之下的景德桥,显得有些无奈。我们去的时候,政府的两河改造工程刚刚结束,桥下还没有放水。于是,桥就孤零零地在那里。我们望着它,它望着我们,相对无言。即使将来有了水,也并不是河水。我们就想,桥下面的河,还能叫白沙河吗?